翰宇药业(300199.CN)

连亏两年后上半年业绩再下滑 翰宇药业脱困不易

时间:20-08-14 18:26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连亏两年后上半年业绩再下滑,翰宇药业(300199)脱困不易

8月14日,深圳翰宇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翰宇药业”)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报。期内,公司实现营收4.4亿元,同比下降2.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710万元,同比下降38.57%。在此消息影响下,翰宇药业股价今日报收7.95元/股,跌幅1.61%。

此前已连亏2年

翰宇药业成立于2003年4月,2011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主营多肽药物。多肽是氨基酸数量少于100个的肽类化合物,涉及生物体内多种细胞功能。目前,多肽药物已广泛应用于肿瘤、肝炎、糖尿病、艾滋病等领域。

但是,与产品的广阔前景相比,翰宇药业近年来业绩连连下滑。此前,由于成纪药业商誉爆雷等因素,公司出现2年亏损。在2017年至2019年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2.46亿元、12.64亿元、6.14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3.3亿元、-3.41亿元、-8.85亿元。由于2018年和2019年业绩问题,公司已连续2年收到年报问询函。

对于连续两年亏损的问题,公司在回复2019年度年报问询函时表示,胸腺五肽等进入国家辅助用药目录的产品,在很多医院被挪出正式采购计划,2019年下半年开始下降趋势明显;随着医保控费趋严,医保支付对产品使用范围的限制,直接影响相关产品在医院的销售。

由此,公司制剂类产品2019年度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36.14%,主要体现在辅助用药(如胸腺五肽)以及上市时间较长的产品(如鲑降钙素、生长抑素等)上,其中注射用特利加压素、注射用胸腺五肽、注射用生长抑素、醋酸去氨加压素注射液2019年销售收入分别下降75.49%、42.54%、23.73%、20.84%。

某医药行业分析师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近年来辅助用药监管趋严,国家多次出台文件,提到公立医院要加强监管。特别将辅助用药收入占比纳入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指标,并规定用药以国家品目为准。这就意味着,管控辅助用药已经成为从国家渗透到地区的一项大范围行动。在这个趋势下,辅助用药产品的市场拓展难度太大,相关产品的销售成绩必将下滑。”

此外,记者注意到,作为糖尿病治疗领域的知名公司之一,翰宇药业的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未来将参与国家集采。二甲双胍是本次集采竞争最激烈的品种之一。对于此,公司直言,由于该品种生产企业较多,面临竞争非常激烈且价格下降压力较大。

应收账款高企

在主要产品销路遇阻的同时,企业的帐款也收得不顺利。据企业收到的年报问询函显示,报告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9.63亿元,但相关周转率仅为0.5954。粗略计算下,该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达到600多天。换言之,翰宇药业卖出产品后平均要用一年半到两年时间才能收到货款。而这样的周转速度低于申万行业分类下的九成医药行业上市公司,也远低于生物科技行业的平均水平。

对此,翰宇药业表示,公司的应收账款有一部分集中在海外业务上。2015年至2018年,公司在国际市场大力推广利拉鲁肽、格拉替雷等多肽复杂仿制药,为了寻求原料药合作伙伴,使用相对宽松的销售政策和信用政策。但受技术与政策原因,海外客户的利拉鲁肽和格拉替雷制剂仿制药的注册申报迟迟未果,导致公司无法及时回款。

翰宇药业还提出,一旦客户制剂获批,公司原料药需求将会大幅增长,这是出于将来原料药国际市场份额做出的考虑。某资深会计师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时间长,说明公司回款不利且坏账风险非常高,甚至有销售业绩造假的可能性。即使翰宇药业没有虚假销售,从其应收账款以及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来看,也说明公司的销售质量很差。票据和产品都给出去了,但货款依旧在客户手中。长此以往,公司会出现流动资产紧张等一系列问题。”

债务压力大

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8.21亿元,短期借款余额6.47亿元、长期借款7.65亿元、应付债券4.98亿元。2019年,公司资产负债率达52.74%。

并且,翰宇药业大股东还存在高比例质押的问题。截至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三兄弟曾少贵、曾少强、曾少彬分别有约1.99亿股、1.43亿股、3828.24万股被质押,占其持股比例达99.6%、99.94%、99.16%。业内人士提示,若翰宇药业股价出现持续下滑,几位大股东系数高比例的质押,很有可能会发生强制平仓风险,届时该公司控制权恐生变。

在业绩下行、债务压力增加的局面下,翰宇药业的人事变动也十分频繁。近一年,总裁兼董事袁建成、副总裁SANYOUCHEN、副总裁王晓露、副总裁杨俊、副总裁陶安进、证券事务代表伍柯瑾均离职。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