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行业研究】2020年医药制造行业展望

发布时间:2019-12-27 16:33    来源媒体:和讯

摘要

医药制造行业属于弱周期行业,在监管、环保、资金和技术层面均有一定进入壁垒,下游需求的稳定为医药制造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撑,但目前医药制造行业仍然存在集中度低、产品同质化严重等问题。2018年以来,受医改政策持续推进的影响,行业整体收入和利润增速承压。预计2020年,医药行业政策将持续在“去产能”和“调结构”两方面发力,随着一致性评价进程的深入、由国家医保局主导的带量采购在全国推行、基药目录和医保目录完成新一轮调整以及重点监控目录的发布,医药制造行业收入和利润增长仍将面临一定压力,并进一步带来企业竞争力的分化,研发能力、成本控制能力、品种储备、资金实力将对企业信用水平产生重要影响,行业集中度也有望得以提升。

进入2019年,医药制造企业债券发行数量及规模均有明显下降,同时,发行主体仍集中于高信用等级。医药制造行业发行人普遍具有品牌优势和细分市场竞争优势,尽管盈利水平有所下滑且企业存在分化,但整体仍处于较高水平;资产负债率适宜,行业整体信用品质较高。

一、行业概况

医药制造业是指将原料经物理变化或化学变化后成为新的医药类产品的行业,包括化学制药工业(含化学原料药和化学制剂药)、中药工业(含中成药制造和中药饮片加工)、生物制药工业和医疗设备及器械制造工业等子行业。

从产业链的分布看,医药制造业上游为能源、种植、化工等行业,下游为医药流通环节,其中,化学制药工业上游行业主要为基础化工原料,化工原料通过化学合成形成化学中间体,再通过进一步的化学反应形成药物有效成分化学原料药,最后依据不同的给药形式制备成不同剂型的制剂药;中药工业上游主要为中药材种植业,经过采摘、晾晒等处理形成中药材,中药材可直接通过炮制形成中药饮片,也可进行有效成分的提取,制备成丸、散、膏、丹等不同剂型的中成药;生物医药对研发依赖性强,研发服务是其主要上游行业。医药制造业下游主要为医院、零售药店、第三终端等销售渠道,药品和医疗器械通过该等渠道完成最终的销售或者医疗服务的提供;由于药品关系到国计民生,医疗制造行业下游具有需求刚性。

医药制造行业由于具备一定需求刚性,周期性不强。产业政策的引导、监管和干预对医药生产企业的市场需求和价格策略形成影响,而企业产品优势的维持、技术创新与工艺升级、市场拓展效率的提升等均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和过硬的研发团队,所以医药制造行业作为技术密集型和资金密集型行业,对政策、研发和资金等要素较为敏感。

二、行业环境

1.宏观环境

近年来,全国工业增加值增速放缓,医药制造业工业增加值增速亦整体呈下降趋势,但始终高于全国工业增加值增速。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为900309亿元,比上年增长6.6%;其中,工业增加值305160亿元,比上年增长6.1%。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2%,而规模以上医药制造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7%,增速较上年同期下降2.7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工业整体增速3.5个百分点。2019年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医药制造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9%,增速明显低于上年同期的10.3%,但高于全国工业增加值整体增速1.3个百分点。

2011年以来,医药制造行业的增长与工业产值增长的相关性较高,但增速始终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一定程度上对宏观经济起到拉动的作用。2018年以来,由于“两票制”、药品降价、带量采购、限制辅助用药等政策陆续出台,对医药的产品溢价、市场拓展以及利润增长带来较大影响,部分生产企业业绩下滑,行业竞争力趋于分化,行业整体增速有所回落。

2.下游需求分析

从医药产品的最终需求看,一个国家药品市场需求主要取决于国家医疗卫生水平、国家人口和疾病情况(人口数量、结构、疾病谱情况)、支付能力(收入水平和医疗保障水平)等因素。

近年来,随着中国国国民经济的发展,中国人均GDP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都在不断增长,2018年分别为64644元和39251元,分别同比增长9.2%和7.8%。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以下简称“卫健委”)的统计数据,全国卫生总费用、人均卫生费用、卫生机构数量、诊疗人次等呈现持续增加态势。自2008年到2018年,全国卫生总费用为5.91万亿元,同比增长12.40%;人均卫生费用为4237.0元/年,同比增长11.98%。截至2018年底,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达100.4万个,其中:医院3.2万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95.0万个,专业公共卫生机构1.9万个。全年总诊疗人次84.2亿人次,出院人数2.6亿人。

中国人口总量保持较快速增长,为医药制造行业下游需求提供稳定支撑。与此同时,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截至2018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已上升至17.9%,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已达到11.9%,中国人口结构老龄化趋势愈加明显。老龄化趋势下,癌症、心脑血管、糖尿病等慢性病种患病比例将增加,从而带来药品需求结构的调整。中国城镇化也在不断加快,截至2018年底,中国城镇人口8.31亿人,占比达到59.58%(2008年底为6.24亿人,占比为46.99%)。据统计,城镇居民人均卫生费用支出约是农村居民的3~4倍,60岁以上老人患病率更高、患病种类较多,治疗费用是全人口的2.5倍。

医保方面,近年来,中国城镇基本医疗保险范围实现了较大规模的扩容,2018年,参保人数已达到13.45亿人,较2017年底增加1.68亿人,占当期末人口总数的96.36%。中国医保体系亦经历了一系列改革,包括“三保”合一、跨省异地就医政策进一步完善、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和医疗保险范围的扩大等,都有助于进一步提升居民医疗消费能力和药品消费需求。另一方面,从城镇基本医疗保险收支情况来看,2018年,全年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总收入21384.39亿元,支出17823.00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9.26%和23.59%,支付增速高于收入增速。随着提高大病保险保障能力、报销比例提升、抗癌药等高价药新进入医保目录,医保支付面临的压力日趋严峻。

整体看,2018年以来,人口基数、人口结构老龄化、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医疗保险的扩容等因素奠定了医药制造行业的需求刚性和需求增长的必然性;但另一方面,医保支出压力加大或在未来对药品终端需求增长和需求结构产生一定影响。

3.行业政策

2018年以来,医药行业政策持续在“去产能”和“调结构”两方面发力,包括国家医保局成立、一致性评价进程的深入、带量采购政策落地、新版基药目录和医保目录发布等,都对提升行业集中度、提高药品质量、药品降价有着重要作用,并对医药制造企业的研发能力、品种储备和资金实力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带量采购扩面

2019年9月1日,上海阳光医药网公布《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文件》,标志着第二批集采即将开始。第二批集采的联盟地区包括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浙江等25个地区(“4+7”集采试点城市除外),采购品种为阿托伐他汀口服常释剂型等25个品种,申报资格为原研或参比制剂、通过一致性评价、按照新注册分类提交申请并获批上市的药品、纳入《上市药品目录集》的药品,申报价格不得高于“4+7”集采的中标价。不同的是,在“4+7”集采中,每个品种只有1家生产企业中标,而第二批集采中,中标企业可以为1~3家。采购周期方面,中选企业不超过2家(含)的品种,本轮采购周期原则上为1年;中选企业为3家的品种,本轮采购周期原则上为2年。采购周期视实际情况可延长一年。

2019年9月24日,上海阳光医药网公布拟中标结果,从拟中标结果来看,多品种药价再次下调,与“4+7”试点中标价格水平相比,平均降幅25%。以有3家企业拟中标的阿托伐他汀钙片10mg为例,该品种“4+7”集采中标价为0.55元/片,第二批集采中标价格分别为0.12元/片、0.13元/片和0.32元/片。

总体看,一致性评价无疑对提升国内仿制药产品质量、促进行业集中度提升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作为一致性评价的关联政策,第二批带量采购的完成也意味着仿制药降价范围已扩大至全国,而2019年11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委会议在部署下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重点时,要求进一步推进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在带量采购下,预计未来仿制药生产企业的利润空间仍将承压,对于有品种中标的医药制造企业,还需要通过提升技术水平、控制成本来保证利润率,具备产业链一体化以及生产规模化的生产企业在竞争中受到的冲击或较小。

(2)第一批重点监控目录发布

2019年7月1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局办公室正式发布《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中公布了《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以下简称“《目录》”),要求加强《目录》内药品临床应用的全程管理,进一步规范医师处方行为,并重点将纳入《目录》的药品临床使用情况作为医疗机构及其主要负责人的考核内容。《目录》中包括神经节苷脂、脑苷肌肽、奥拉西坦、磷酸肌酸钠、小牛血清去蛋白等品种,可以预见,未来《目录》中品种的销量将大幅下降,涉及上述品种的生产企业将面临较大业绩压力。

值得关注的是,该目录纳入的20个品种均为化药或生物药制品,而未包含被广泛关注的中药注射剂。尽管如此,参考2019版医保目录中对中药注射剂的限制,以及目前行业重点提升药品质量的大环境,中药注射剂未来或仍将是合理用药的监控重点。

(3)医保目录调整

2019年8月20日,国家医保局、人社部印发《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以下简称“2019版医保目录”),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2019版医保目录分为常规准入和谈判准入两部分,其中,常规准入部分共包含2643个药品,较2017版医保目录增幅约4.3%,包括西药1322个、中成药1321个(含民族药93个),共调出150个品种,包括被国家药监部门撤销文号的药品和临床价值不高、滥用明显、有更好替代的药品(其中重点监控目录中的产品全部被调出)。

尽管品种数量变化不大,本次医保目录调整仍有几个特征:第一,从甲乙类品种来看,2019版医保目录中收载西药甲类药品398个,中成药甲类药品242个,甲类药品数量适当增加;第二,中药饮片由排除法改为准入法,共纳入892个,使得中药饮片的范围更加明确,且各地区的保障范围相对统一,便于医保支付管理;第三,常规准入部分新增了148个品种,其中重大疾病治疗用药5个,糖尿病等慢性病用药36个,儿童用药38个,绝大部分国家基本药物通过常规准入或被纳入拟谈判药品名单;第四,确定了128个拟谈判药品,包括109个西药和19个中成药,均为临床价值较高但价格相对较贵的独家产品,治疗领域主要涉及癌症、罕见病等重大疾病、丙肝、乙肝以及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等,谈判成功的药品将纳入医保目录乙类,支付标准有效期2年(2020-2021年);第五,中药注射剂被限品种范围扩大。此外,国家医保局明确提出,各地应严格执行医保目录,不得自行制定目录或用变通的方法增加目录内药品,也不得自行调整目录内药品的限定支付范围,这意味着地方医保目录即将取消。

2019年11月28日,国家医保局、人社部发布《关于将2019年谈判药品纳入乙类范围的通知》,本次谈判共97个药品谈判成功(其中新增70个品种,续约谈判品种中27个谈判成功)并确定了支付标准,涉及癌症、罕见病、肝炎、糖尿病等10余个治疗领域;其中包括22个抗癌药、7个罕见病用药、14个慢性病用药和4个儿童用药。

总体看,作为国家医保局成立后首次对医保药品目录做出的全面调整,本次医保目录调整从整体上提升了保障能力和水平,但同时,也可能为医保支付带来更大压力。对于中标企业来说,特别是新增的重大疾病治疗用药、慢性病治疗用药生产企业,将面临严苛的降价压力,需要通过规模效益和支付效率进行弥补,但长期看,仍有利于相应产品销售收入的增长。因此,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提高国内生产企业药品质量、优化用药结构以及药品降价仍将会是医药行业政策的主旋律,而医保目录的调整也将对医药制造企业的收入及利润水平产生一定分化影响。

三、行业周期性及目前所处阶段

如前文所述,医药制造行业与生命健康息息相关,且由于人口基数庞大、国家医疗卫生水平提升、老龄化问题凸显等,综合看,医药制造行业整体的周期性并不明显,医药工业增加值的增长速度也常年超过国民经济增长速度。从另一个角度看,医药制造行业受政策调控的引导较为明显,在宏观政策的影响下步入阶段性的产业结构调整,并随着政府通过加速审批、加强监管等呈现一定时期内的增长或回调;而不同细分行业的政策力度、指向性和时间点要求不同,细分行业的增/减态势也呈现差异化。比如,疫苗、血制品目前受政策调控的影响尚不深入,仅受行业资源限制和从严监管影响而呈现集中度增长的趋势;中药现阶段受政策直接影响尚有限,但中药注射剂受限制辅助用药政策的深入影响较大,行业未来可能进入阶段性结构调整;化药(含原料药)受环保惩处加大力度、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医保目录更新等政策的影响正处于深度的产业结构调整中,市场主体的竞争力显现出差异化,但整体仍呈现增长态势。

从行业收入和利润情况来看,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医药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3986.3亿元,同比增长 12.6%,增速较上年提高 0.1个百分点,高于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同期整体水平4.1 个百分点;实现利润总额3094.2亿元,同比增长9.5%,增速较上年同期下降8.3个百分点,低于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同期整体水平 0.8个百分点。医药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12.90%,较上年同期提升1.14个百分点,高于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同期整体水平6.41个百分点。2019年1—9月,医药制造业收入和利润增速均表现出下降趋势,其中,医药制造业实现营业收入18184.2亿元,同比增长8.4%,增速较上年同期下降5.1个百分点;实现利润总额2390.3亿元,同比增长10.0%,增速较上年同期下降1.5个百分点。

结合前文,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认为,医药制造企业的主业盈利指标相对高于传统制造业,具有高毛利率、高技术壁垒以及资金密集的特征,但同时也面对较为刚性的研发支出和销售费用,所以当行业处于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时,收入有所波动,也对利润的增长形成了阶段性压力,具备较强抗风险能力的龙头企业相比不适应产业升级、不具备低成本融资优势的企业的差异也将逐步加大。未来,随着结构调整逐步推进,具备竞争力的医药制造龙头有望凭借长期的医改红利获得更多的效益释放空间。

四、行业竞争态势分析

1.行业进入壁垒

行政监管方面,由于关系国计民生,医药行业成为受政策监管力度最大的行业之一,医药制造企业的设立、药品研发、生产、配送、采购和使用等各个环节都受到严格的管控,行业的行政性进入壁垒较高。同时,近年来环保标准不断升级,治理压力不断加大,叠加供给侧去产能的推动,医药制造行业所面临的环保压力空前,生产企业每年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更新环保设备,而不少原料药制造企业被停产或搬迁,使得环保及安全生产投入成为行业的重要壁垒。

资金和技术层面,医药产品研发周期长、费用高,存在研发失败、研发成功后药品适应面不够广、市场容量太小或产品寿命周期太短所带来的投资风险及市场风险,属于资金及技术密集型行业。近年来,国家陆续出台医保控费、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等政策,行业利润空间将有所收窄,对医药制造企业的资金及技术提出了更高要求。

整体看,医药制造行业从监管、环保、资金和技术层面均对新进入者形成一定壁垒。

2.行业竞争格局

从行业竞争格局来看,目前,中国医药(600056,股吧)制造企业还处于数量多、规模小、集中度低的阶段,主要受国内药品审批权分散于地方的历史性原因影响。此外,中国药品同质化水平高,部分药品产能过剩,行业竞争激烈且造成了部分资源的浪费。近年来,随着环保压力、行业监管及一致性评价等政策的实施,中国医药制造企业数量总体呈下降态势,截至2018年底和2019年6月底,全国规模以上医药制造企业数量分别为7581家和7300家,较2017年底有所减少。此外,根据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企业榜单”,上榜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规模为8395.5亿元,增速达11.8%,占规模以上医药制造企业主营业务收入(23986.3亿元)的35.00%,占比与2017年基本持平。

从长远看,行业监管趋严,以及医改政策导致的利润空间受到挤压,将加速行业间企业的优胜劣汰,有望推动中国医药制造业产业集中度提升。

五、行业增长与盈利能力趋势分析

截至2019年10月底,市场中有存续债且披露2019年三季度数据的医药制造行业发行人共40家。以下分析主要基于上述40家样本企业(以下简称“样本企业”)2019年三季度财务数据。

收入规模小幅提升,但增速下降;盈利水平有所下滑,企业存在分化

2019年前三季度,受医改政策持续推进的影响,行业整体收入和利润增速承压。样本企业营业收入总额为2241.05亿元,同比微增1.35%。其中,28家样本企业实现增长,单个企业增幅20%以上的有2家,分别是乐普(北京)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和郑州安图生物(603658,股吧)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增幅10%~20%的有11家,上述保持增长企业中,收入增速较上年同期有所放缓;但同时有12家企业营业收入同比下降,其中7家营业收入降幅超过10%,超过30%的有3家,分别是湖南景峰医药(000908,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峰医药”)、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美药业”)和深圳翰宇药业(300199,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翰宇药业”)。

在收入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样本企业期间费用同比增长8.57%,期间费用率同比提升2.43个百分点;总盈利水平小幅下滑,样本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滑4.64%至299.61亿元;同期,企业盈利水平分化严重,其中8家样本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超过30%,与此同时,利润总额同比下降的企业数量更多、降幅更大,有20家样本企业利润总额出现下滑,其中6家企业的利润总额同比降幅超过40%,并有2家出现亏损,分别是景峰医药和翰宇药业。景峰医药出现亏损的原因是受招标降价、地方辅助用药政策及“4+7”带量采购影响,药品销量及价格下滑;翰宇药业受医保控费等医改政策影响,老产品降价严重,销售收入同比下滑严重。

从营业利润率指标来看,2019年前三季度,均值和中值均较同期有所下滑,下限大幅调低,行业整体主业盈利水平有所下滑。

六、资本结构、现金流及偿债能力[1]

1.资产规模提升,债务规模呈增长态势,债务负担适宜

资产规模方面,截至2019年9月底,样本企业资产总额合计6541.49亿元,较2018年底增长6.47%,资产总额的中值位于99.32亿元,与2018年底(100.95亿元)基本持平,行业整体发展良好,资产规模小幅提升。截至2019年9月底,样本企业全部债务合计1949.57亿元,较2018年底增长2.09%;其中全部债务规模超过100亿的企业有5家,与2018年底持平。从长短期债务分布来看,长期债务占42.03%,较2018年底基本持平。

债务指标方面,截至2019年9月底,样本企业资产负债率、全部债务资本化比率和长期债务资本化比率整体上移,与债务规模变动趋势一致。样本企业中,全部债务资本化比率超过50%的有5家,30%~50%之间的有23家,行业整体债务负担趋于上升,但总体处于适宜水平。

2.经营获现能力整体提高但呈现分化,净投资支出规模缩减

2019年前三季度,样本企业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合计260.75亿元,高于上年同期水平,同比增长27.02%;有4家企业经营活动现金流呈现净流出状态,数量与上年同期持平,但合计净流出规模有所收窄。从现金收入比来看,有24家现金收入比大于1.0,5家大于1.5,行业整体收入实现质量较好。

此外,样本企业2019年前三季度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合计-4.89亿元,剔除云南白药(000538,股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因收回投资金额大幅增长导致投资活动净现金流入148.35亿元外,净投资支出规模较上年同期持续大幅收窄,去年同期为-250.05亿元。

3.短期偿债能力方面,低级别企业流动性偏紧;长期偿债能力有所提升

截至2018年底,样本企业货币资金/短期债务均值为1.92倍,中位数为0.90倍;截至2019年9月底,样本企业货币资金/短期债务均值为2.46倍,中位数为0.68倍。按级别区分,截至2019年9月底,高级别样本企业短期偿债能力保持稳定,AA级别样本企业短期偿债能力有所弱化;其中,24家样本企业货币资金/短期债务的比值在1以下,18家主体货币资金/短期债务的比值在0.5以下。总体看,样本企业流动性储备较为紧张,对短期债务覆盖能力偏弱。

截至2018年底,样本企业全部债务/EBITDA均值为2.70倍和中位数3.00倍,上年同期为3.93倍和2.67倍,长期偿债压力整体有所改善,医药制造企业长期偿债能力有所提升。

[1]该部分数据分析仍基于样本企业。七、行业内样本企业信用状况

1.债券市场发行及兑付情况

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24日,医药制造行业共23家主体发行了57支债券[2],发行规模286.38亿元,发行数量较2018年减少19支,发行规模仅为2018年的一半[3]。从发行方式看,公募和私募方式发行数量分别为53支和4支,发行规模占比分别为93.02%和6.98%。从发行主体信用等级分布来看,信用等级仍然集中分布在AA+和AAA,分别有30支和5支,发行规模为167.90亿元和62.16亿元,合计占发行总额的80.33%。

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24日,医药制造企业债券兑付金额合计429.66亿元,净融资额金-143.28亿元,融资呈净流出态势。

总体看,受国家金融去杠杆、资产新规等影响,市场资金面偏紧,2019年以来债券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明显下降,债券融资呈净流出态势,且发债主体信用等级仍以AA+为及以上为主,信用资源仍然集中于头部企业。预计2020年此趋势将延续,信用资源将进一步分化。

2.级别迁徙分析

近年来,医药制造行业发展整体较为平稳,未发生违约事件及其他风险事件。目前医药制造行业发行主体的信用等级集中在AA以上,且2018年以来,发行主体信用等级向AA+以上集中。2016年至今,医药制造行业共发生3例主体级别上调、4例主体级别下调,级别上调的发行主体分别是江苏必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珠海联邦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和乐普(北京)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级别下调的发行主体是云南沃森生物(300142,股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神华集团有限公司、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和康美药业,其中康美药业2019年主体信用级别从AAA/稳定下调至BBB/列入观察名单,级别调整幅度大。2019年8月,因康美药业盈利水平下降、经营获现能力弱化、货币资金大幅减少、流动性紧张和偿债能力明显减弱,中诚信国际评估有限公司下调康美药业主体评级至BBB,相关债项的信用等级至BBB,并将主体和债项信用等级列入可能降级的信用观察名单。

3.存续债券及2020年债券到期情况分析

截至2019年12月24日,医药制造行业存续债券135支,金额合计907.82亿元,其中,2020年底本金到期金额(含回售)合计422.85亿元。到期金额大于20.00亿元的主体包括四川科伦药业(002422,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中药控股有限公司、康美药业等8家。上述8家主体中,从信用等级分布看,除康美药业外,其余主体信用等级均在AA+及以上;从企业性质看,除中国中药控股有限公司和浙江海正药业(600267,股吧)股份有限公司外,其余均为民营企业。

总体看, 2020年医药制造行业需偿还债券规模仍较大,且主体以民营企业为主,在当前货币政策偏紧及投资者风险偏好改变的影响下,需关注个别风险企业债券集中兑付压力及再融资能力变化。

[2]统计标准为wind行业分类-医疗保健,且剔除医药流通企业、综合类企业及医疗器械生产企业,统计口径与上文财务指标分析有差异。

[3] 2018年,个别发行人融资规模较大,如康美药业2018年发行债券金额182.50亿元。

八、2020年行业展望

作为弱周期行业,在人口基数大、人口结构老龄化趋势加重、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医疗保险的扩容等因素的支撑下,未来医药产品仍将保持旺盛的下游需求。2018年以来,受医保控费、药品降价等因素影响,医药制造行业收入和利润整体增速放缓。预计2020年,随着“两票制”高开的边际影响逐渐减弱,一致性评价持续推进且配套的带量采购向全国扩面,以及医保目录调整、重点监测名单发布释放出了在医保支付面临压力的环境下对辅助用药从严监管的信号,医药制造行业收入和利润增长或将继续面临一定压力;另一方面,经过新一轮调整,企业间分化愈加明显,研发能力突出、成本控制能力强、具有优质品种、具备资金实力的医药制造企业将在竞争中获益,医药制造行业集中度将有所提升,并加速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调整。2018年以来,医药制造行业发行人信用等级趋于向高等级集中,预计短期内该趋势将进一步延续;在行业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发行人盈利能力有所分化,高级别发行人带动整体收入及利润规模持续提升。综上所述,联合资信认为医药制造行业信用展望为稳定。

联合资信

联合资信始创于2000年,是中国信用评级行业的领先机构,资质完备、规模领先,致力于为资本市场投资者、监管机构、发行人及其他参与各方提供独立、客观、公正、科学的信用评级服务。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联合资信。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